合歡 1-2

时间:2019-06-30 17:26:52

而大陸之上,則分佈著無數大大小小的門派和勢力,它們各自佔據著一方州
域。

  其中,在距離大陸中心比較偏遠的某一塊小陸地上,坐落著一個宗門——合
歡宗。

  奇特的是,合歡宗宗門內,只有女修,而她們修煉的功法,更是邪惡、無恥,
被正派所唾棄,其宗門也是建立在比較隱蔽的地方。

  合歡宗四大宮殿之一,交合殿外,幾位妙齡少女赤身裸體,走出大殿。她們
的姿勢很奇怪,像是處女一樣夾緊雙腿走著,但如果仔細觀察,可發現絲絲液體
順著她們的大腿,曖昧地滴在地上。

  在她們路過的地面上,還殘留著血跡。那血跡,曾代表她們的童貞,但卻被
她們隨意拋棄。

  「從今天起,我們就算正式加入合歡宗了…」

  少女們小臉泛著紅潮,猶在呻吟,對失去童貞一事,不但不傷悲,反倒有些
喜悅。

  她們離開交合殿,回房休息,而交合殿中,仍傳來無數女子的呻吟聲,如浪
似潮。

  殿中,有許多類似密室一樣的房間,裡面專門關押著一些修煉資質上等的鼎
爐,供合歡宗上下所有女弟子修煉使用。

  昏暗的密室內,銅燈點滿燈油,發出幽寂的光芒,幾名妙齡少女,正在房間
內的毛毯上,臨幸一位少年。

  一個雙髻少女,將小巧的嬌乳喂在少年口中,面色緋紅,目光迷離享受。

  一個披髮少女,觀音坐蓮,在少年下身馳騁。

  一個肚兜少女,香舌如蛇,從少年的腳趾,一直向腿上方舔弄。

  這些少女,容顏都不俗,被這些少女服侍,少年卻沒有一絲享受。

  他雙目麻木,神情呆滯,面上帶著一絲悲戚與不甘。

  他叫穆辰,現十六歲,出生於一個偏僻的村落之中,因為一次天賦測試,測
出自身身懷純陽體質,所以被合歡宗的某位女魔頭知道後給抓去做了男妾。

  他是一個鼎爐,還沒開始修煉鬥氣,人生便已充滿了絕望。

  他的下身,早已麻木,一天之內,他已經被十幾名少女寵倖,其中不乏一些
修為高深的女魔頭,以及未經人事的妙齡處子。

  「妹妹的小兔兔,好吃麼…」

  雙髻少女,將嬌乳從穆辰口中抽出,冷冷問道。

  「難吃,噁心!你們,殺了我吧!」身體被綁住,穆辰倔強的回復道。

  「哼,區區鼎爐,我等姐妹采陽補陰的工具,竟敢頂嘴!」

  雙髻雙女眼中殺意一冷,哪裡有剛才半點嬌柔模樣,啪的一掌,給了穆辰一
耳光,將穆辰打得唇齒溢血。

  而後,又變作楚楚可憐的神情,捧起穆辰的臉,貌似關心地問,「我的小冤
家,疼麼?」

  「你不殺我,終有一日,我會讓你們後悔。」穆辰沒有半點修為,但眼中,
卻恨意滔天,內心對實力的渴望,也越發強烈。

  不知不覺中,原本純真無邪的穆辰變了,變成了另一個渾身散發出冷意的絕
情少年,在將死之際,他已經將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看透了。

  「咯咯!想不到你這雛兒,口氣倒不小。好,姐姐就等著,看你如何讓我們
後悔,如何對付整個合歡宗。不過麼,咯咯,從未有哪個鼎爐,能被我等姐妹寵
幸三天。你陽精損耗無幾,說不定過了今夜,就要精盡而亡…咯咯,來,跟姐姐
親個嘴兒…」

  雙髻少女捧起穆辰的臉,一口吻下,香舌舔弄,將穆辰嘴角血跡舔乾淨。

  合歡宗,乃女修魔宗,修煉的功法,需要採集男子陽氣,為正道所不齒。

  她們並非在寵倖穆辰,而是在一步一步,折磨死穆辰。

  穆辰皮膚雖白淨,但此刻渾身俱是女魔們的吻痕,他長髮如瀑,但此刻髮絲
之間,沾染的俱是女子的涎液、體液。

  他一身陽氣幾乎耗空,生命垂危,但眼中,卻恨意不減。

  他掙紮著想要起身,但手指卻沒有一絲氣力。他的下身更是麻木,被少女們
騎得喪失感覺,無法動彈。

  突然,那位雙髻少女,好似得到了什麼消息,神情變了變。而坐於穆辰懷中
正上下起伏的披髮少女也是停了下來。

  「咯咯,小冤家,不愧是身懷純陽體質,蘊含的陽氣比那些個鼎爐精純多了,
連我們的宗主也要寵倖你,走吧,跟我們一起去見宗主。」

  雙髻少女的話,在穆辰的耳邊無疑是一個壞消息。

  「難道,我真的難逃此劫嗎?」

  穆辰嘴唇發白,喃喃自語,內心充滿絕望。

  以自己剩餘的陽氣,恐怕會被那個宗主吸幹吧,也好,死就死吧,這痛苦的
日子,我也受夠了。想通之後,穆辰突然覺得,死亡也並不是那麼可怕。

  合歡宗,宗主殿,是整個宗門的核心區,歷來都是宗主的修煉之地,而護送
進殿內的鼎爐,更是數不勝數。

  今天,是穆辰第七次來到這裡,每一次進去出來後,無不是令他心力憔悴,
氣血兩虛,身體數十天之內難以恢復。

  「稟宗主,人已經帶到。」進入宮殿,來到一扇門外,雙髻少女彎腰止步,
十分恭敬的對著門內傳訊道,在來之前,她們還特地為穆辰清洗了一番。

  「讓她進來吧。」門沒有開,但卻從裡面傳出一道輕盈的聲音。

  「是,宗主。小子,還不快進去,宗主寵倖你是你的榮幸。」

  雙髻少女站在一旁守衛,催促穆辰趕緊進去。

  在雙髻少女氣息壓迫之下,穆辰別無選擇。

  穆辰沒有說話,沒有反抗,就那麼打開門走了進去。

  路過滿是紅紗帳的正廳,轉過彎來到一處密室門外,穆辰咬了咬牙,用手將
石門推開。

  入眼,一位身著藍色紗裙的絕色女子站在穆辰面前,僅僅只是看了一眼,穆
辰便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那是下位者對上位者的本能畏懼。

  聽那些個女魔頭說,合歡宗宗主早已晉入大鬥師之境多年,現如今,是一名
六星大鬥師。

  穆辰恍然,在他家鄉的那塊貧瘠之地,也僅僅只有兩位鬥者而已,至於鬥者
之上的鬥師、大鬥師,那更是見都沒見過,而今天,卻有一位大鬥師站在自己面
前,即便見過幾次,穆辰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咯咯咯……」寂靜的密室內忽然響起一陣輕柔的笑聲,那笑聲似乎蘊含著
一種魅惑之意,回蕩在穆辰腦海裡,勾的他身體莫名產生一股邪火,下面不知不
覺中挺了起來,緊接著,又有一種昏睡感席捲全身,令他想要沈沈的睡去。

  「又來了,又來了,怎麼辦。」穆辰即使將嘴唇咬破,也抵擋不住這突如其
來的睡意,以及身體內的蠢蠢欲動之感,最終如前幾次一樣,眼皮一閉,倒了下
去。

  見穆辰倒下之後,那一直站在桌前的絕色美女這才走到穆辰身邊,施展鬥氣
將穆辰挪移到了一旁專用於修煉的床上。

  「小傢夥,你的純陽體質真的很美味呢,再讓姐姐好好嘗嘗。」

  說完,絕色女子用手指輕輕將身上近乎透明的紗裙脫下,手臂一揮,床上,
穆辰的衣服頓時被鬥氣震碎,和絕色女子坦誠相見。

  顯然,那絕色女子也是修煉了邪惡的功法,且已達大成之勢,而那些被押送
進來的鼎爐,則全是淪為了她的養料,穆辰,也是其中一個。

  絕色女子早已將穆辰玩膩了,於是決定今晚就把穆辰吸幹,發揮其唯一的作
用。

  她慢悠悠爬上床,來到穆辰身上,熟練的握住穆辰的陽根,緩緩將其引導至
自己下身的一扇肉貝處,對著那幽深洞口,迫不及待的插了進去,頓時,空虛的
內心被整個填滿,快感隨之油然而生,身體也情不自禁的扭動了起來。

  身下的穆辰眉頭緊皺,渾然不知絕色女子一邊在享受著自己的身體,一邊正
按照口訣運轉功法,將自己僅剩的點陽氣和陽元源源不斷的抽走,一時之間,穆
辰臉色更加慘白,身體也被吸成了皮包骨。

  而就在絕色女子想要將穆辰體內的最後一點陽元也吸幹時,卻陡然生出異變。

  只見原本離死不遠的穆辰,血液和陽元突然沸騰起來,皮膚外表綻放出金色
的光芒,將整間密室照的透亮,刺的絕色女子睜不開眼,嚇的趕緊從床上跳了出
去。

  「啵」好像是水滴在地面上的聲音,在聲音詭異響起的那一瞬間,密室內的
整個時間和空間都靜止了,包括穆辰扭曲的表情,包括他渾身散發出的金光,包
括從床上躍至空中的絕色女子,通通仿佛被定住一般,保持不動了。

  這樣的行為,可是連傳說中的大能者都無法做到,而此時此刻卻真實的發生
了。

  「好險好險,差點就錯過了。」

  本來就變得十分詭異的密室內,緊接著又突然想起了另一道蒼老的聲音,那
聲音的主人——一位老頭直接憑空出現在了密室內,一出現便笑眯眯的看著穆辰
和絕色女子,老頭的神情很是猥瑣。

  「嘖嘖嘖,等了億萬年啊,終於讓我等到了擁有和我相同仙體的人。」老頭
摸了摸自己的鬍鬚,十分激動的自然自語道。

  「嗯,看樣子,這小子的運氣逆天啊,竟然在臨死之際,由凡間的純陽體質
意外覺醒到了神魔之體中的太古九陽魔體。」

  猥瑣老頭只是看了一眼,就將穆辰的整個人生軌跡都看了個清楚,簡直是恐
怖。

  「也罷,現在擁有太古九陽魔體的就剩下你和我,我的一身傳承,別人都無
法學,也只能傳給擁有相同體質的你了。」

  猥瑣老人似乎想到了什麼,但又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伸出一根手指,對著
床上的穆辰虛空一點,頓時穆辰的脖子上多了一竄不起眼的玉佩,與之同時,還
有一個白色光團從老頭的頭上飛出,順著手指所指的方向飛到了穆辰的頭上,接
著絲毫不停頓的鑽進了穆辰的腦袋裡,化作了一段段訊息融合進了穆辰的記憶當
中。

  做完這一切,猥瑣老頭看向另一邊的絕色女子,又是虛空一指,身在半空中
的絕色女子突然身體突然縮小,外貌發生變化,竟是由一名修煉上百歲的女魔頭
變成了一位年齡和穆辰相仿的妙齡少女,其手段是如此的神通廣大。

  收回手指,猥瑣老頭這才放下心來,身形一頓,憑空隱去,消失不見。

  等猥瑣老頭離開之後,密室內的時間和空間又恢復正常,一切就好像沒發生
過。

  密室中,絕色女子變作得妙齡少女跌倒在地上,而穆辰身上的金光早已淡去,
此時他正坐著一個夢。

  夢中,他被一位比大鬥師要厲害無數倍的大能收做親傳弟子。

  那位大能離開前親自傳給了他一篇功法,只見那位大能說道:「吾傳於你一
篇無品階功法,名陰陽變,此術為合歡秘術,內含三種修煉口訣。」

  「其一為雙修口訣,男女雙修,皆可提升修為,遊龍禦鳳,將會易如反掌。」

  「其二為采補口訣,專采女修,修煉速度快,前提是女修實力比你低。」

  「其三為奪陰口訣,專奪實力比你高的女修元陰,但修煉速度最慢。」

  「雙修、采補、奪陰三個口訣構成整篇合歡秘術,密不可分。」

  「記住,陰陽變,天為妻,地為妾,蒼生為鼎爐,陰陽大道,合體雙修…」

  一道古老、晦澀的傳道聲,在穆辰腦海內響起。

  而他穆公子的魔名,將從今日,書寫!
 第二章:收鼎爐,成鬥者
   
    夢中修行的穆辰,仿佛度過了無數個年月日,然而現實中,從猥瑣老頭消失
到穆辰蘇醒也才昏迷了三天。
   
    合歡殿,修行室內,一張散發出檀香的木床上,穆辰悠悠醒來,睜開雙眼打
量著周圍。
   
    除了自己身體是赤裸之外,穆辰還驚訝的發現,地上多出一名妙齡女子,同
樣也是坦胸露乳,不著衣物,至於原本應該將自己吸幹的絕色女子,不知所蹤。
   
    同時,腦海中多出的一本金書,令穆辰愕然,有種夢幻般的感覺。
   
    「難道,那個夢,是真的?真的有神仙收我為徒,傳我功法?」
   
    當穆辰按耐不住激動,透過意識打開金書之後,一篇與夢中修習完全相同的
口訣呈現在腦海中,穆辰這才相信自己走了大運,而他脖子上掛著的玉佩,更加
印證了他的猜測。
   
    「那,這女子是……」
   
    玉佩和功法暫時先放一邊,穆辰冷靜下來後,連忙看向密室內多出來的妙齡
女子。
   
    妙齡女子擁有吹彈可破的肌膚,小巧玲瓏的乳鴿,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散披
在背後,性感迷人的柳腰讓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懷裡,一雙纖細如玉的秀腿也不遑
多讓。
   
    整個姿色在穆辰看來,屬於上等中的極品,這或許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子
了。
   
    「咦?為什麼我會對她產生一種親切感,而且,我的精神力似乎能夠穿透她
的大腦,直達她的識海。」
   
    發現這一異常後,穆辰小心翼翼的試著將自己的精神力輸送到妙齡女子的腦
海裡,頓時驚訝的發現,自己似乎能夠掌控她的大腦,沒有絲毫排斥。
   
    慢慢的,穆辰掌握了方法,先是下達了動一動手指的指令,妙齡女子的食指
立馬動彈了一下,接著,是妙齡女子的手臂、大腿、眼睛,到最後,穆辰已經能
夠熟練的控制女子做出各種動作。
   
    「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是誰吧。」妙齡女子的大腦深處,還有一塊穆辰未觸及
的地方,那是一個殘缺的球狀光團,對比自己的大腦,穆辰猜測,那應該是存儲
妙齡女子記憶的地方,於是透過精神力查看起來。
   
    這一看之下,所得到的資訊令穆辰無比震驚。
   
    「嗯?冰玉兒?」
   
    「修行四十三年便跨入大鬥師之境,天賦異稟,乃合歡宗第五代宗主?」
   
    「從小父母雙亡,被上代宗主收養……」
   
    「修習邪惡的采補功法《合歡功》,已修煉至第五層……」
   
    「……」
   
    「難怪難怪,原來她就是之前那個想要吸幹自己的絕色女子,合歡宗的宗主,
冰玉兒。」
   
    穆辰目瞪口呆的望著倒在地上的冰玉兒,和印象中的那張冰冷臉蛋對比了一
下,還真有八分像,不過以冰玉兒現在的樣子來看,恐怕身體的年齡和自己相仿
吧,穆辰心想。
   
    至於為什麼冰玉兒會變成這個樣子,穆辰突然想起那個猥瑣老頭,也就是便
宜師傅臨走前說的話:「小子,如果不想任人欺辱,就好好去修煉合歡秘術吧,
千萬不能心軟,修真界的規則就是如此殘酷,哦對了,我還給你準備了兩樣禮物,
一個是你脖子上的玉佩,另一個你醒來之後就知道了,好了,不多說了,小傢夥
好自為之。」
   
    以前的穆辰不知道修真界的規則,不過自從被抓進合歡宗,穆辰便明白了,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弱者為螻蟻的世界。
   
    至於另外一件禮物,肯定是眼前這具酮體冰玉兒無疑了。
   
    「依照冰玉兒殘留記憶裡面的描述,冰玉兒是被煉製成了傀儡,至於是何種
傀儡,以師尊的實力,定然不俗。」穆辰暗暗想道。
   
    「不管怎樣,這對我都是一件好事。」
   
    「或許以前的自己是生命低微的螻蟻,但現在不同了,我感覺到了《陰陽變》
的神秘強大,從今往後,我也可以成為一名凡人眼中高高在上的鬥者了。」
   
    「至於是正是邪,又與我何關,一切靠拳頭說話。」
   
    穆辰捏緊了拳頭,此刻的他,外表看起來極其冰冷和可怕,好似半隻腳踏入
了魔道。
   
    「醒來吧,以後你就叫玉兒,專門負責伺候我的日常起居,另外,合歡宗還
有我需要用到的地方,你繼續主持。」
   
    規劃好未來的修行計畫後,穆辰對著如今成為貼身丫鬟的玉兒吩咐一聲。
   
    原本,煉製的傀儡是沒有感情的,不過穆辰的這具傀儡顯然與眾不同,在操
控者允許之下,是可以擁有一些基本感情和思考能力的,這些穆辰都不知,他以
為傀儡都是如此,所以就嘗試著將玉兒原來的記憶抹去,重新添入了一些假的記
憶,比如,她是穆辰的貼身丫鬟之類。
   
    「是,主人。」
   
    玉兒站起身,撲到穆辰懷裡回應道。
   
    面對這對嬌嫩欲滴的酮體,穆辰不客氣的伸出手把玩起來,雖然之前差點被
吸乾,但被師尊所救後,穆辰感覺自身的氣血較以前更加旺盛,現在只是有一點
虛而已。他並不知道,其實是他覺醒了神魔之體才會如此,他的師尊出於某種原
因,也並沒有全部告訴他。
   
    「來,含住它。」
   
    「喏。」
   
    由於玉兒是六星大鬥師,所以穆辰並不能采補玉兒,他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利
用功法奪取玉兒的修為,因為他覺得玉兒的實力對他很重要,至少是在成為大鬥
師之後,才能和玉兒雙修。
   
    不過,也不是什麼都不能做。
   
    此刻穆辰命令玉兒用一雙玉手握住自己的陽根,並用嘴將自己的龜頭含住,
上下套弄吮吸起來。
   
    玉兒的嘴裡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眼中水波流轉,服侍的非常周到,這
也多虧穆辰沒有將玉兒關於如何取悅別人的記憶刪除。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感到十分舒服的穆辰,這才滿意的朝玉兒嘴裡射出一股
陽精。
   
    這時候的穆辰還未成為一名鬥者,無法控制著身體內的陽元,所以射出的陽
精之中,也帶了點精純的陽元,令吃完陽精和吸收陽元後的玉兒臉上佈滿潮紅,
顯然,神魔之體所催生的陽元對女人來說不是一般的補。
   
    玉兒意猶未盡的卷了捲舌頭,臉上魅力十足,然後乖巧的走到穆辰身旁聽候
吩咐。
   
    「去,讓宮殿外的守衛帶一個剛成為宗門弟子,還未開始修行的女孩過來。」
   
    「對外就稱你是合歡宗宗主,因修煉出了點問題,變成了這般模樣,切勿多
言。」    
    
    「是,主人。」玉兒手臂一揮,身體上便多了件紅裙,只不過看起來很不合
身。
   
    沒過多久,合歡宗整個上層都得知了這個消息,一開始是不相信,但當玉兒
將自身的實力外放之後,六星大鬥師的氣息暴露無疑,震懾了全場所有長老執事。
   
    這件事穆辰並沒有在意,他現在所需要做的,是儘快成為一名鬥者,唯一的
辦法,便只有《陰陽變》中的采補之法,儘管邪惡,但卻最有效。
   
    當玉佩兒親自將一名女弟子帶進來後,等候多時的穆辰立馬雙眼放光的盯著
自己的「獵物」。
   
    「主人,人已經帶到。」玉兒退回穆辰的身旁,恭敬的說道。
   
    「主人?宗主?」那名女弟子疑惑的看向穆辰,又看了看一旁的玉兒,不知
道發生了什麼。
   
    「玉兒,將她的身體封住,嘴也堵上。」話落,玉兒施展鬥氣,憑藉大鬥師
的實力將其身體和嘴巴輕易封住。
   
    看到自己的宗主對身份低微的自己出手,那名女弟子這才反應過來,但卻遲
了,一個連鬥者都不是的外門弟子,顯然連呼救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不知道你叫什麼,不過也無所謂,放心,我不會傷害你性命的。」
   
    「但,我需要你為我做件事。」
   
    聽到這話,那名女弟子連忙鬆了口氣,不過緊接著卻又緊張起來。
   
    只見穆辰脫光女弟子的衣服,然後又莫名其妙的脫光自己的衣服,露出十分
猙獰的陽根,看得還未經人事的女弟子紅了臉,一顆心都懸了起來,她已經猜到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
   
    「既然你加入了合歡宗,那麼舍去處子之身也是遲早的事,所幸我就遂了你
的願吧,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了。」
   
    說完,穆辰將女弟子按在地上,扶著陽根,對準其身下的黑深林,不顧女弟
子的感受,猛的捅了進去。
   
    頓時,女弟子劇痛無比,表情都扭曲了起來,想叫卻叫不出聲來,身體無法
動彈,只能被動的承受。
   
    穆辰可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純真無邪的少年,既然做了,便不能有憐憫之心。
   
    還未等女弟子休息,穆辰接著挺動腰身,將女弟子肏的眼角都流出了淚水。
說起來,他還是第一次主動去接受交合時所產生的快感,其感覺,甚是美妙。
   
    穆辰看了看下身,見有一絲血液從連接處流出來,連忙運轉陰陽變第一層中
的采補口訣,將女弟子的處女血中蘊含的元陰全部吸收煉化,轉化成一絲絲鬥氣
彙聚在丹田之內。
   
    隨著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女弟子身體內的元陰也被采補的越來越快,臉色
和膚色都肉眼可見的變得蒼白起來,就好似虛脫了一般,也無力再掙紮。
   
    其效果,十分顯著,不一會兒穆辰便感覺到丹田內的鬥氣已經快裝滿了,就
還差最後一絲契機突破。
   
    過了一個時辰之後,被穆辰肏的身體飛起的女弟子突然雙眼一閉,渾身顫抖
起來,同時有一股陰精從腔道內部噴灑而出,澆的穆辰龜頭一熱,同樣精關失守,
反補了一股陽精。
   
    而就在女弟子潮吹的那一刻,身體內泄出的元陰也是最濃厚、最精純的時候,
經過煉化,丹田內本已達到頂點的鬥之氣立馬大漲,然後被壓縮凝聚成一個氣旋,
最終成型之後,可以源源不斷的為穆辰提供鬥氣。
   
    「鬥之氣一段,成了,我成為一星斗者了,哈哈哈。」
   
    穆辰激動的跳了起來,至於那名被穆辰采補的元陰所剩無幾的女弟子,則是
昏迷了過去。
   
    「恭喜主人。」玉兒可愛的臉蛋上也增添一絲喜悅。
   
    「還不夠,成為一星斗者,也才只是剛起步而已,我要走的路,還很遠。」
穆辰握緊了拳頭,拳頭之上有一層鬥氣覆蓋保護。
   
    「必須抓緊時間。」
   
    「玉兒,查出她住哪,然後把她秘密送出宗門外,送回她家裡,注意保持隱
蔽。」
   
    當然,穆辰也可以將女弟子體內剩餘的元陰全部採光,但那樣得話,女弟子
勢必活不了了,穆辰還是選擇留她一命,不過如果換做是敵人的話,穆辰絕對會
將其玩死。
   
    「對了,做好之後,再找一位一星斗者修為的女弟子進來,順便去寶庫中帶
回一點大補的靈丹妙藥。」
   
    「遵命。」玉兒用一塊布料將女弟子包裹住,抱著其身體遠遁而去。
   
    以玉兒的玄階身法,相信做完這些要不了多久,穆辰在密室內靜靜的等待著,
他現在還無法離開合歡殿,只能先這樣了。
   
    兩個時辰後。
   
    「主人,我回來了。」聽到玉兒的聲音,穆辰睜開了雙眼,嘴角露出一絲邪
笑。
   
    「關上石門,將她的身體和嘴一併封住。」穆辰坐在床上,吩咐道,為了防
止玉兒帶來的人聽到更多,穆辰還是選擇不讓其說話,只要能達到目的就行了。